3萬

積分

6

好友

1682

主題

1#
跳轉到指定樓層
發表于 2020-8-19 10:18:40 | 查看: 531| 回復: 0
  我的老家在三伏潭雙剅村,村名由明末清初所建的、連通通順河的兩個木剅子而得名。
  記憶深處,家門前那口荷葉潭,在我漂泊的心里,總是歷歷在目,揮之不去。
  荷葉潭不大,可深不可測,盈盈潭水,柔情依依。潭邊樹木濃翠,蒲草蒼然。為了讓潭里放養的草魚、鰱魚、鯉魚、鯽魚,能享受到充足的陽光,管荷葉潭的社員把潭中心水域生長的荷葉割掉,只是靠潭埂的四周留有。為的是過年時,各家各戶有魚吃,有藕湯喝。
  夏秋季節,青翠欲滴荷葉,有的浮于水面,有的高出水面,有的仍打著卷,有的親密無間。雨過天晴,彩虹懸掛,荷葉像一個大圓盤似的,留有幾顆晶瑩剔透的水珠。微風吹來,水珠在太陽的照射下,閃閃發光,絢麗多彩。夏日里,荷花亭亭玉立,像嬌羞的少女,滿臉緋紅,微微含笑。荷花開始凋謝,脫出一個嫩黃的蓮蓬。魚兒在水中央自由自在的徜徉,有時濺起水花,皺起了波紋。潭邊,離不了多遠,就搭有一個立腳淘洗的水埠頭。
  荷葉潭水為附近人畜的飲用水,水清如鏡,清可見底,潭水甘洌清甜,有如瓊漿玉液。即使是暴雨過后,土壤被雨水澆透,田野的雨水流入荷葉潭,而潭水仍清澈依舊。所以,村民都情愿到荷葉潭里挑水吃,而舍棄渾濁的通順河水。
  為了每天生活的用水生計,在農村,“抬水”或“挑水”這一勞動形式,常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內容。一根扁擔,一副木水桶,這就是當時挑水的用具!盁崴藷,冷水要人挑”。這樣挑水的日子,從我記事就開始了,一直持續到我到外地去上高中的年齡段。那時候,鄉下人想有自來水的生活,簡直是無稽之談。
  荷葉潭的南邊是生產隊的大禾場,是用來打糧食或曬糧食等用的場地!按蜻B枷”多是婦女們的農活,可一個人打,更多的時候是兩個人或多人對打。多人對打,她們雙手握著連枷,兩兩相對,站成兩排,一邊打場,一邊唱著《打麥歌》。梿枷此起彼落,歌聲高亢有力。打一場下來,婦女們口舌生煙,她們就來到荷葉潭掬水就喝。有抽時間給小孩喂奶的母親,不能去喝水,就叫人帶水。掐一匹荷葉,把水包住,要喝時,就將荷葉的下端扎出小洞,水流時用口接住,頓時,留在心底的是一片清涼。
  幾回回夢醒夢散,我已記不清有多少年沒回去過老家的荷葉潭了。兒時在潭邊撮小魚小蝦,摘荷花、采蓮蓬、打鼓泅的樂趣;長大后在潭邊納涼、挑水、挖藕、干潭撈魚的場景,樁樁件件刻骨銘心。尤為念念不忘的是,那一泓荷葉潭水,它是那么的清,那么的甜,又是那么的讓人回味。
  昔時水畔的村莊,生活恬適。炊煙裊裊、春蛙秋蟬、牛哞犬吠、雞叫貓喵、柳笛清脆、娘喚兒聲。這村莊的聲音,是土地的聲音,是母親的聲音,是鄉村的交響樂。讓我記憶猶新的,是生產隊的鐘聲。一塊廢鐵,掛在一棵歪樹上,生產隊長一敲,“當當”地響。那鐘聲不算嘹亮,但能家喻戶曉。鐘聲一響,人們立馬要下地勞作,于是,田野里,小河“嘩嘩”的流水聲,斑鳩的“咕咕”聲,蟬鳴的天籟聲,田野里催牛的鞭子聲,鐮刀的“唰唰”聲,牛車的“吱吱”聲。這田野的聲音,猶如一幅田園牧歌的畫卷鋪展開來。
  昔時溫馨的村莊,鄉情淳樸。每當夏季麥收后,家家軋新麥做粑粑,你送與我,我送與你。正月十五做團子,互送互嘗。人們習慣端著飯碗去串門,鄰居家的飯桌上的新鮮菜肴,大家聚于一桌,不分彼此。飯余間,家長里短,滔滔不絕。陰雨天不能下地,男的在家搓麻繩,婦女則在家納鞋底。戶戶喂豬養雞,或貼補家用,或積肥換工分。
  記得,那時村子里的年輕人凡到了18周歲,公社就給批地基起房子,為的是孩子結婚后有房子住。在計劃生育沒有實施前,家家的孩子多,每年冬春,村子里都會建起好幾座新屋。
  那時候起房子,大家你幫我,我幫你,叫不計報酬幫“助工”,如挑臺、打硪、和泥、上瓦。過客幫忙,都是左鄰右舍的鄉親在操辦。過年啦,鄉親們見面,臉上洋溢著新年的喜悅之情,互道一聲“新年好”。
  家鄉,心靈深處的凈土;鄉情,一言難盡的溫馨。
  昔時逸韻的村莊,閑散甜美。那年代,家鄉人在物質上都不富裕,但在精神上卻十分富有?磻,是家鄉人的一種文化傳統、一種生活方式。在麻將沒有流行之前,人們最喜愛的活動就是看戲。那時,大多演的是古裝戲,偶爾也演現代戲。不管是什么戲,鄉親們都愛看。村子里請戲班子的理由很多,婚事、喪事、祝壽、修橋鋪路、新房落成,修橋鋪路,一些特別的節日等,都是請戲班子唱戲的理由。在鄉村里看戲,不收門票,在寬敞的地方,臨時搭建一個戲臺,誰都可以來看?磻虻娜兆永锖芟矐c,像過節,到處洋溢著歡快的氣氛,人們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。每當有戲看,生產隊早早放工,人們早早地吃過晚飯,附近的村民們三人一伙,五人一群,搬著凳子,說說笑笑,結伴前往。
  夜幕降臨,伴隨鼓點聲響,演員們依次上場。旦角、青衣邁著緩緩的臺步,秀目顧盼流情,長裙水袖如出水芙蓉。輕啟朱唇,唱訴出一個凄怨的故事,聲腔婉轉哀怨。人群一陣歡呼,有的隨著腔調,手指微點板凳,合著節拍。有的看到動情之處,禁不住潸然淚下。村里的人們都會哼出幾句經典唱段,悠閑自在。特別是在勞作時,人們唱著民歌、小調、戲曲、皮影,盡扯嗓門,以消除疲勞。
  逸韻的村莊,曾經幾多歡笑、幾多熱鬧。如今卻是那么蒼白,那么模糊,那么遙遠。
  荷葉潭水清又純,像鏡子,如甘露。家鄉的潭水,是我血脈相承的根,是生我養我的源,更有濃濃的鄉情和記憶中的淡淡鄉愁。(字數:2200 思鄉遠夢)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返回頂部 星力捕鱼正版平台